首页 > 一剑斩破九重天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一七七、师父,我怕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.,

    “从这里去关城,就凭这些人的脚力,只怕须得数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日的功夫,只怕这里已经没得活人,都要为天魔侵染,化为魔物。”

    王崇知道这件事儿,丹鼎门众人,又如何不知?第七关虽然有天龙伏魔剑阵守护,也不是没有偶尔魔头潜入,每次都是死了人,武当派的修士,才会过来斩妖除魔。

    这却非是武当派的人迟钝,而是这一关地界最大,中土旧民又都住的分散,根本管不过来,能够最迅速去斩杀被魔染的人,已经能够做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这一次,如此多的魔头蜂拥而入,丹鼎门的人,以及其他地方的中土旧民,都是一样的感觉,他们绝无——幸理!

    王崇只要想走,谁都拦不住他,他也说不上有什么天人交战,本来他也非是正道中人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做了最“理智”的决定时,奚洛扑过来,抱住了他的大腿,叫道:“师父,我怕!”

    这小女孩才九岁,刚没了父亲,正是可怜的时候。

    奚南和奚元一起过来,两个少年虽然也是害怕,但却都显得颇为坚强,只是两人的身体都在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天魔之可怕,王崇感受不深,他出身大派,到了接天关,也有宗门和各派长辈庇护,就算参加战斗,也是尽占上风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接天关的中土旧民却不一样,他们每一家每一户,都有被魔染的例子,魔染之人,无药可救,纵然修士们及时赶到,也只有一杀了之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不知道多少中土旧民,看到过自己的家人入魔,化为了魔物,然后被修士人斩杀……

    他们对天魔的恐惧,简直深入到了骨髓,纵然奚南,奚元这等天不怕,地不怕,为了“替父报仇”,连瀚海魔盗都敢杀的少年,也都心头生出了恐惧。

    两个少年虽然没有像妹妹那样,抱住师父的大腿,但心底里,也显然把王崇当成了最后的救星。

    流露出一丝希翼……

    王崇伸手抚摸了一下奚洛的头,转头对奚南和奚元说道:“照顾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茫然,接过了王崇塞过来的奚洛,瞧着王崇样貌变化,成了一个朴实憨厚的少年。

    王崇缓缓浮空,提气喝道:“我乃吞海玄宗季观鹰,奉师命调查有人勾结天魔之事,现已经查出,咱们丹鼎门上下清清白白,绝无半分污秽之事。”

    王崇望着下面,都一脸呆滞的丹鼎门人,忽然提气喝道:“此时此刻,季观鹰是吞海玄宗弟子,亦是你们的少门主!我可以在此保证,但凡我丹鼎门之人,某必然拼死护送你们离开。若是违背此言,让我一生不得证道!”

    王崇也不觉得,自己这一生一世,有证道的指望,故而这个誓言还是留了一线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伸手按住两个徒儿,奚南和奚元的眉心,淡淡喝道:“放开一切,让为师传你们一门法术。”

    奚南和奚元不敢怠慢,他们早就把王崇奉若神明。

    即便面对无边天魔下界,两个少年,还有奚洛都认定了师尊有办法。

    当王崇暴露身份的一刻,他们不是惊讶,也不是震惊,而是惊喜交加,都觉得自己想的没错——师父他果然有办法。

    王崇把人妖相化之术,传给了两个徒儿,同时还沉声说道:“待会变身不能让人看到,事后也不能让人知道,就算奚洛也不能跟她说。此战之后,你们不得再用这一法术,也不得再用——妖身!”

    两兄弟还未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脑子里,多了一道法术,两人在王崇的催促下,急忙催动了法术。

    王崇也是狠心,一面念叨:“收徒弟,真是件大大破财的事儿。”一面把恶枭和人面枭的两具妖身,分别送给了两个徒儿。

    逍遥府的两位掌旗使,干系太大,送出去,等若害人,其余妖身都各有用处,王崇也只能把恶枭和人面枭的妖身,赐予两个徒儿。

    奚南和奚元两人,惊喜交集,小心眼里都是一个念头:“师父他老人家果然神通广大,连这般玄奇的法术都懂。”

    纵然在这等危急关头,王崇仍旧能够有条不紊,把诸般事情一一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叮嘱完徒儿,王崇先把凌虚葫芦内的丹流飞阁,元金舟等东西收了,这才使了一个法术,把这座洞府化为一扇门户,叫道:“所有人都搬了家私躲进去,我带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本来丹鼎门的人,还不深信,毕竟王崇就算有通天本事,如何能够救这么多人?

    当王崇把凌虚葫芦放出来,大家可都信了,急忙拖家带口,匆匆进了凌虚葫芦,就连奚洛,也被王崇送了进去。王崇收了凌虚葫芦,这才对两个徒儿说道:“能救一个,便多救一个,你们跟我去其他镇子救人吧!”

    若是只救丹鼎门人,王崇倒也用不着那么麻烦,但是他想着,既然已经出手,救一个人也是救,何不多救几条性命?

    奚南和奚元两兄弟兴奋不已,急忙各自摇身变化,显出了恶枭和人面枭的妖身,王崇还特意从季幻儿手里,把勾魂圈讨了过来,丢给了奚元。

    两兄弟终究是少年心性,各自催动法术,浮上半空,怪叫连连。

    王崇也换了白枭的妖身,他稍稍犹豫,暗暗把元阳剑化为手环,藏在手腕上。

    他也打定了主意,除非是万不得已,绝不动用此剑。

    此时的第七关,天龙伏魔剑阵,已经拦不住蜂拥破阵的无尽天魔,不断有天魔冲破了剑阵的阻挡,闯入了这一关,漫天盘旋,寻找可供寄生的猎物。

    王崇和奚南,奚元师徒三人,赶到最近的一处古镇,天魔正在肆虐,接连附身了数人。

    这几人都被天魔,顷刻间化为了魔物,肆无忌惮屠杀镇子里的中土旧民。

    奚元得了恶枭的肉身,哪里容得这等事?催动了勾魂大手印,隔空一掌,就把数头魔物一起打灭。

    这些魔物才寄生不久,还未有蜕变,不过相当寻常炼气胎元之境,也抵挡不住金丹之威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